《攝政王的醫品狂妃》全文閱讀

2019-05-17 16:00:58作者:書屋

第三章 悔婚

袁氏在嫁給夏丞相之前,是名動天下的才女,飽覽群書,雖不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卻也是個七竅玲瓏心的女子。

她望著子安的面容,心里卻痛得厲害,她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

殺女之仇,如何能不報?

五月十八,夏丞相的嫡女夏子安嫁給梁王慕容鑫,婚禮空前盛大。

天還沒亮,子安便被從床上挖起來,梳妝打扮,鳳冠霞帔穿得是美麗端莊。

玲瓏夫人與夏婉兒親自過來盯著,玲瓏夫人在送子安出門的時候,低聲警告:“你今天最好乖乖上了花轎,否則,有你好受的。”

夏婉兒也上前,冷笑道:“縱然你是嫡長女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要嫁個一個殘廢?聽聞梁王殘暴不仁,專愛毒打姬妾,你這位王妃,不知道能不能熬過一年呢?你若死了,也實在可惜啊,以后我便找不到人欺負了。”

說完,得意囂張地笑了起來。

紅蓋頭遮蔽著子安的眸子,遮住那一抹冷凝的光芒。

按照規矩,子安出門的時候要先拜別老夫人和家中長輩。

宮中派來了女官送子安上花轎,自然也陪著子安完成這一系列的禮儀。

老夫人極盡慈愛地對子安道:“日后嫁到王府去,便不可再像沒出嫁前那樣胡鬧了,身為王妃,一言一行皆要謹慎,端莊,大氣,千萬不要像你母親那樣,整日只知道爭風吃醋,撒潑鬧事。”

老夫人不放過任何機會詆毀袁氏,即便在宮中女官的面前,亦是如此。因為,袁氏嫁入相府之前,名聲太大,加上入府后不曾生有兒子,老夫人早就想休了她。

子安悄然握拳,“孫女謹遵老夫人教誨。”

她且忍著這一口氣,靜待一會兒的爆發。

一頂鋪著名貴彩綢帷子的大紅花轎在相府的門口等著,橋門飾以翠石,彰顯新娘身份華貴。

儀仗隊肅立兩旁,喜笛吹響,長長的鞭炮,點了一串又一串,炸得整條街道都一片飄紅。

一身喜服的新郎官梁王慕容鑫威風凜凜地坐在白馬上,手持韁繩神情倨傲地看著喜娘背著他的新娘子夏子安出來。

坐在白馬之上,姿態凜然,渾然看不出殘疾腿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一個鮮衣怒馬的俊美青年。

當今的太子殿下慕容橋也一同來了,為自己的兄長迎親。他實在是太高興了,夏子安嫁給了那廢物兄長,自己便可迎娶夏婉兒,得丞相的支持,得到這天下,也是指日可待的。

四周聚滿了圍觀的賓客與百姓,熱鬧哄哄,今日可是當今皇帝的親子梁王迎娶當朝夏丞相的嫡女之喜,自當轟動。

正欲上花轎的時候,卻見新娘子陡然從喜娘的背上躍下,扯下紅蓋頭,擲于地上,冷冷地宣布:“我不嫁!”

這一變故,讓賓客和圍觀的百姓都驚呆了,這相府大小姐是瘋了嗎?如今花轎都臨門了哪里還能耍小性子說不嫁?

眾人分明看到梁王慕容鑫的臉上有狂怒緩緩騰起。

夏丞相怔了一下,眼底生出慍怒,一個箭步上前,撿起紅頭巾便想給她蒙上,然而,夏子安卻退后一步,冷冷地看著他。

“不許胡鬧,今天是你和梁王的大好日子,可不許胡鬧的。”夏丞相臉色都變了,沒想到她這些天一直乖順,卻是留到今天才鬧,他真是太大意了。

今日這么多同僚在場,這臉真是丟大了。

子安背負一身的傷,把鳳冠落下,一步一瘸地走到馬匹前,跪在梁王的面前,抬起倔強的下巴,“梁王殿下,臣女今日并非故意落殿下的面子,臣女悔婚,迫不得已,父親和太子殿下以棍棒相逼,更捏造了罪名誣陷我母親通奸,要休了她逼臣女嫁給梁王殿下,好讓家妹夏婉兒嫁給太子為妃,臣女不能讓殿下被人利用,所以才會在今日公然悔婚,臣女愿受梁王與皇后娘娘的處置,萬死不怨!”

梁王看到子安一步一瘸地走過來的時候,狂怒已經抵達了巔峰,他揚起陰郁的眸子,盯著夏丞相,冷冷地道:“很好,很好,本王算是見識了相爺的手段。”

慕容橋沒想到夏子安竟然會在這么多皇公大臣文武百官面前拒絕上花轎,還把昨天的事情說了出來,狂怒至極,上前一腳就踹倒了子安,“賤人,你胡說什么?”

夏丞相也是一臉的痛心疾首,驚怒道:“孽女,嫁給殿下,是你千方百計求來的,我本不肯答應,是你死活要嫁入王府為妃,如今這般胡攪蠻纏,到底是何人教你的?是不是你母親還是心心念念要把你嫁給太子殿下好日后成鳳?父親早跟你說過,不可有此貪念,得梁王殿下眷顧,已是你三生修來的福分!”

眾人聽得此言,不禁懷疑地看向夏子安,丞相為人雖不算正直,可一個父親想必是做不出此等威逼女兒的事情來,莫非其中真的有內情?

想那夏子安的母親袁氏,也曾是個心頭高的女子,莫非,真的是她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太子殿下好日后問鼎后位?

一個是當朝一品大員,一個是深閨婦人和少女,從人品上,大家當然愿意相信丞相。

子安看到眾人鄙視的眸光,神色不變,從袖袋里取出一封休書,“這封休書,是父親昨天留下,父親說,若我愿意上花轎,這封休書便可毀掉,若不上,便以此休書公告天下,議我母親的罪。”

梁王一抬手,便有人上前收了她手中的休書遞給梁王。

梁王看了幾眼,隨手一揚,休書落在地上,眼尖的人,急忙看休書里的內容。

眾人一片嘩然,這休書字字絕情,看來,那夏子安所言屬實啊。

夏丞相的臉一陣青一陣白,他是做夢都沒想到夏子安竟敢把這封休書真的公告天下了,昨天留下這封休書,本是想施壓于她,讓她乖巧聽話,如今卻成了把柄。

梁王面無表情地看著夏子安,“你拒上花轎悔婚一事,自有皇后處理,你且等著吧。”

說完,他淡淡地瞧了太子慕容橋一眼,道:“太子殿下,你和丞相的好禮,做兄長的收下了,銘記心頭!”

慕容橋與丞相皆是神色一變。

在相府對面的樓臺上,站著一個身穿玄色錦袍的男子,面容清冷,眉如寒劍,眸若深海,他臨風而立,身上貴氣凜然,如神詆一般,睥睨一切。

“王爺,要不要下去幫一下梁王?這般丟臉,只怕他如今都快氣死了。”身旁一名身穿黑色衣裳的帶刀護衛問道。

男子緩緩地搖頭,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看熱鬧,不嫌事大!”

敢得罪太子的人,還真沒幾個,這丫頭,有骨氣,只可惜,有骨氣的人,往往死得慘。

 文學

第四章 虐打

夏丞相見梁王走了,心中頓時慌張,不自由主地看向太子慕容橋,慕容橋惱怒至極,沒想到他這般辦事不力,連自己的女兒都沒辦法擺平,哪里還愿意留在這里丟人現眼?

遂也冷冷地翻身上馬,策馬而去。

迎親隊伍的新郎與太子都走了,隊伍自然沒有留下,一轉眼,這滿府的熱鬧都成了空。

夏丞相與玲瓏夫人都不知道如何就處理眼下的局面,倒是老夫人從府中走出來,威嚴而不失氣度地對眾人道歉,“今日之事,擾了諸位,諸位先回吧,日后老身再登門致歉。”

眾人見老夫人下了逐客令,也知道熱鬧怕是看不成了,倒是那夏子安,這樣拒絕上花轎丟了相爺的面子,只怕不會落得什么好下場啊。

而且,是她拒絕上的花轎,皇后娘娘要問罪,自然就問她,以皇后娘娘的手段……哎,模樣挺好的一個姑娘,只怕是紅顏薄命了。

賓客中有一俊美中年男子,瞧了子安好幾眼,才上馬車離去。

此人是安親王,當年曾是袁氏的裙下之臣,至今沒娶,坊間傳聞,他為了袁氏發誓終生不娶。

對面樓上的冰冷男子衣袍一卷,“好戲看完了,入宮吧!”

侍衛急忙追上去,道:“這夏家大小姐,怕是死定了吧?”

男子勾唇冷漠一笑,“以皇嫂的為人,豈會輕易放過她?不出兩個時辰,她便會召夏子安入宮,本王跟你賭一兩銀子,夏子安會死在回府的路上。”

侍衛笑道:“好,賭了,今日這場戲,夏子安安排得不錯,想來是個有腦子的女子,屬下就賭她能多撲騰兩天。”

只是,最終還是難一死。

老夫人見賓客走完,冷冷地下令,“所有人回府,府門關閉!”

子安被拖了回去,丟在院子里,還沒等老夫人發話,夏丞相便上前狠狠地踢了她幾腳,口中怒道:“賤人,你丟盡了我的臉,我殺了你都嫌不夠的。”

子安本傷勢就重,再挨了他幾腳,哪里受得住?當場就幾乎昏過去,她數度捏住指環,想殺了夏丞相,但是都極力忍住。

老夫人喝令道:“如今打有什么用?梁王如今必定是入宮去了,你想想如何應對皇后娘娘的怒氣吧。”

夏丞相煩惱此事,又不知道怎么辦,遂問道:“母親以為該如何呢?”

老夫人橫了他一眼,“還能這么樣?此事必須有一個人出來承擔后果,便把所有的罪名都推給那小賤人便是,皇后娘娘與梁王都只需要懲處一個人挽回面子而已,不會過多地怪罪于你。只是你啊,真不是母親說你,這么大的事情,你竟毫無防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夏丞相被老夫人說了幾句,心中怒氣又升,踹了子安一腳,道:“誰想她會這樣呢?昨晚都是答應了的。”

玲瓏夫人憂心忡忡地道:“母親,如今不是追究的時候,把她交出去就能平息皇后娘娘的憤怒嗎?”

“走一步算一步,皇后娘娘必定是要傳她入宮問罪的,你們都給我擺出大義滅親的姿態來。”老夫人厲聲道。

“是!”夏丞相應道。

玲瓏夫人低頭瞧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子安一眼,厭惡地道:“真沒想到她心機這般深沉,竟把我們大家都蒙在鼓里了。”

話音剛落,夏婉兒便沖了出來,作為一名深閨少女,她不能出現在外面,后來聽了下人稟報,說夏子安拒絕上花轎,還在相府門口鬧了一通,害得太子殿下沒面子。

她急怒之下便沖了出來,見子安被打在地上,她想也不想,發恨就沖上去,騎著子安左右開弓,連續打了幾個耳光。

然而還不解恨,想再打的時候,子安陡然睜開眼睛,她用盡全身的力氣,把夏婉兒翻在右側,一口咬住她的耳朵,咬得全身顫抖,卻死死不放。

血從她的嘴角滲出,夏婉兒痛得尖聲大叫,雙手雙腳撲打著子安,子安愣是不撒手。

玲瓏夫人見狀,氣得渾身顫抖,指著下人怒道:“還不趕緊過去把她拉開?”

子安被幾名下人拖開,玲瓏夫人上前便給了她幾個耳光,只打得她自己的手都發麻生痛,子安嘴里有鮮血溢出,她渾然不顧,竟放聲大笑,“好,打吧,逼急了我,大家就抱著一塊死,都別想活著。”

夏丞相見她態度還是這般的囂張,氣得渾身發抖,“馬上到祖宗牌位前跪著,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起來,直到皇后娘娘的旨意到來為止。”

子安抬頭揚眸,眸子里有倔強冷峻的光芒,額頭的血還在滲下來,一滴,一滴,叫人瞧著觸目驚心。

幾名婆子要拖她,她冷冷地道:“誰敢碰我?”

幾名婆子都被她陡然兇狠起來的氣勢嚇住,一時不敢上前。

子安揚唇,陰鷙地盯著夏丞相,“有一天,你會為你所作的一切,付出代價!”

說完,拖著滿身的傷痕,往神樓而去。

血沿著她身后的地板開出一朵朵的海棠,纖弱的背影挺得很直很直,她握住拳頭,忍住心尖的微痛,這不是她的情緒,只是原主殘留在大腦里的,原主始終渴望這一份父愛。

只可惜,她到死都沒有得到。

這個仇,她必須幫原主報。

夏丞相有片刻的怔愣,被子安那一記眼神嚇得有些心慌。

夏婉兒被下人扶了回去,子安若再用點力,必定把她的耳朵咬下來不可,她恨極了子安,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

老夫人抬起耷拉的眼皮,眸子里射出毒蛇一般的光芒,“你們聽著,皇后必定會問罪于她,若她活著出宮,三日之后,你便入宮去稟報皇后娘娘說那小賤人急病身亡,如此皇后娘娘便知你的心思。”

“是,兒子知道了。”沒錯,宮中也只是需要一個人來交代,死了人,皇后娘娘就能息怒了。

子安跪在夏家祖先的牌位前,盯著那一個個的牌位,那些牌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她一字一句地說:“你們就看著,看著我怎么把夏家鬧個天翻地覆,為死去的夏子安報仇。”

聲音狠辣,決然,不留一絲余地。

她轉動著手指上的奪魄環。

她是魂穿過來的,為什么奪魄環竟會跟著穿了過來,這點她百思不得其解。

今日并非是不可反抗,而是不能反抗,因為,以她的能力,還不足以跟整個相府抗衡。

今天,還有一關,要硬闖過來,關鍵,就是利用奪魄環和她的醫術了。

山河令主角房卿九容淵全文章節目錄閱讀

《山河令》小說完整版由 浩浩文學 提供!當了五年女皇帝,在位期間,以雷霆之勢一統六國,而后嫌公務繁多,選擇禪位。 卻在離開時,被一手養大的小皇子聯合群臣誅殺,挫骨揚灰! 以下是精彩章節試讀,全文目錄在文章底部爺? 小姐大病

我的壓寨夫君(虞穎文羨初)在線全文閱讀

虞穎文羨初《我的壓寨夫君》小說由 浩浩文學 為你提供,我的壓寨夫君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說。全書簡介:身為一方山匪頭子,已經二九年華的她,遲遲未有夫婿。 被逼無奈,從不攔路搶劫的她,搶了個如花似玉的白面書生回來。 “

完結篇《養妃為禍:迷倒世子爺》小說閱讀

養妃為禍:迷倒世子爺小說簡介:連著兩日,夏微瀾將房中的丫頭們該清理的清理,該處置的處置,到了今日才差不多了些,那些個丫頭們見到她亦是十分恭敬,夏微瀾這才滿意,下午時得了些空,心情又甚是不錯,便獨自逛了逛后花園... 第十五章

被鬼上身的衣服

文/朵朵魚 01 前幾天,小區樓下一個面包店倒閉了,然后換了新的老板,裝修沒幾天以后就開業了,現在是服裝店。 李姨路過的時候,沒想著要買衣服的,只是出于好奇打算進去看一眼,結果這一看樂開了花。這家名叫“仙靈服裝店”的衣服還不錯,款式獨特,質量也很好,關鍵是價格實惠。最便宜的十幾塊就能買到,這同樣的衣服要是擱商場里,哪一件沒有個兩百塊以上是不行的。 李姨發揮了女人天生“買買買”的屬性,興高采烈...

逃婚了解一下

1 陳國200年,一則勁爆的消息迅速地在金陵城內傳開——當朝尚書大人膝下小女出嫁的當天,當朝織造總署敘大人那作為新郎的獨生子居然逃婚了。 瞬間流言四起,漸漸地,三人成虎,不知為何,竟然演變成新娘長得丑陋不堪,嚇得新郎落荒而逃的橋段。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最激烈的時候,又一則消息被曝光:織造總署的兒子,那個新郎官被抓回來,不日就要繼續完婚。消息一出,這才讓一眾吃瓜群眾微微放下了八卦之心。 即便如此...

給副編的情書丨為了愛情,一年往返武漢326次

1. 星空明亮的深夜里,我手中拿著厚厚一沓車票站在院子中央,回想著過往。 仔細數了一下,火車票加汽車票一共652張。 為了愛情,我一年往返武漢326次。 我笑了笑,這些東西本應該給我無限溫暖的,而此刻我卻冷得瑟瑟發抖。不僅是身體,還有內心。 說起來也挺諷刺的,是我先喜歡她的,可先走的卻是我。 對,我們分手了!我提的! 我知道,這樣傷害了她,可是不合適就是不合適,再怎么勉強都絲毫沒有任何意義。...

手機故事網_每天讀點故事在線閱讀?2018

山寨手机捕鱼大师
澳洲幸运5在线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看号 易彩—彩民福地登录app 推锅必胜技巧 澳客网胜负彩电脑版 十一运夺金计划软件 两个平台对打把钱输到一边 平特一肖最准资料 2019五大联赛排名积分榜 北京快3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走势图号码 陕西省快乐20分开奖查询结果 山西十分钟开奖前三 上海时时杀码 500彩票网买不了 湖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