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被兩個攻輪流做3p 灌滿白濁夾住不準流出

2019-04-25 16:34:53作者:暴走

孫晴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猛然被一個陌生男人碰到手,臉頰上也瞬間就泛起了紅暈,有些羞澀地低下頭。

看到孫晴這副反應,江林的心臟,更是“撲通撲通”跳了起來。

因為工作的關系,他見過不少藝校的女生,這些女生大多比較開放,雖然才小小的年紀,可是那方面的經驗就已經非常豐富了。

可是像孫晴這么純情的姑娘,他還是第一次見。

江林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捏住了孫晴的手,假意是要帶她進去。

忽然發現江林握住自己,孫晴也是有些莫名的緊張和排斥,但是想起大醫院里面昂貴的醫療費,她也只能硬著頭皮跟著江林進去。

本來孫晴對他還有些排斥,覺得這個糟老頭毛手毛腳,總是想占她的便宜,所以心里也提防著他。

但是江林看起病來,倒是一本正經,對她噓寒問暖,讓孫晴這個初次離開家里的大學生,竟然覺得有一絲莫名的溫暖。

特別是她走的時候,江林竟然沒有收她的醫藥費,還囑咐她以后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就還到他這里來。

兩個原本沒有任何交集的人,就這樣聯系在了一起,孫晴本來就十分天真,面對著江林的關心,時間一長,就完全消除了對他的戒心,還把他當成長輩一樣的人物。

雖然江林表面上對她無微不至,但是只有江林自己才知道,他做一切的目的,只不過是想要獲取孫晴的好感。

自從認識孫晴之后,江林整個人都有了精神,每次看到孫晴那曼妙的身體,江林都會覺得無比火熱,只想著要是能跟她做上一次,那真是連死都值得了。

診所的生意也就一般,除了看病之外,江林每天都要的事情,就是坐在診所的門口,等待著那個小姑娘的出現。

但畢竟不會有人天天生病,孫晴雖然有時候也會來看望他,但依舊還是不來的日子更多。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診所的生意依舊還是不溫不火,天氣也漸漸炎熱起來,江林正在打瞌睡,卻忽然聽見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他還以為是有病人來了,抬起頭一看,才發現竟然是孫晴來了。

孫晴穿著一件水藍色的長裙,包裹著她那豐韻的身材,特別是低胸的領口,露出了大片的雪白,頓時就讓江林咽了咽口水。

但是江林抬起頭來,卻發現孫晴眼眶通紅,嘴角還噙著淚水,似乎是剛剛才哭過。

見到孫晴這幅樣子,江林也是有些心疼,趕忙問她:“小晴,你怎么了?”

孫晴有些哽咽,又低下了頭,小聲抽泣著說:“大叔,我……我不舒服。”

“你別急著哭,有什么事我們坐下來再說。”江林小聲勸著她,又伸手扶她坐下來。

但是在江林碰到她那雪白的胳膊時,還是渾身一震,有些享受那種滑嫩的感覺。

“小晴,你別害怕,有什么事就跟大叔說。”江林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臉上也裝出平靜的樣子。

孫晴低著頭,緊緊地咬著嘴唇說:“我胸口不舒服……有點疼……”

江林見她這幅樣子,也有些奇怪地問:“怎么回事,是胸悶嗎,難道是心臟不舒服嗎?”

“不是,就是胸……”說到這里,孫晴的臉上,瞬間就泛起了大片的紅暈,羞愧地低下頭,耳朵上都是火辣辣的。

女孩子這方面的病,總是比較隱私的。

就算是孫晴已經把江林看成自己的長輩,跟他說這種病,多少也覺得有些羞恥。

但江林怎么也是醫生,她這么一說,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江林擺出一副正經的表情,對她說:“小情,我是醫生,你感覺有什么病癥,不用不好意思,直接跟我說就是了。”

孫晴雖然有些為難,但還是點了點頭,又小聲說:“就是這幾天,我感覺那里很悶,很脹,有的時候還會感覺疼,非常不舒服,我在網上查了一下,說可能是乳腺癌,我該怎么辦啊,大叔,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

她本來還在努力控制情緒,但是說到后面,都已經哭了起來,顯然是被嚇壞了。

江林只好安慰她說:“網上的東西很多都是假的,你不要相信,讓大叔來跟你檢查一下。”

他說完之后,也坐了下來,示意孫晴把手放過來。

江林握住了孫晴的手腕,忍不住輕輕地摸了一把,然后才開始給她把脈。

不過孫晴的脈象十分平穩,并沒有什么問題,按照江林行醫多年的經驗,孫晴應該只是體內的激素失調,過幾天就會好,充其量就是喝幾碗中藥就能解決的事。

江林正想要安慰她,但話到嘴邊,又忽然停了下來。

這些日子里,江林無時無刻不在幻想著她的身體,幻想著自己和她魚水之歡的場面。

而現在美人已經送到他面前,一副梨花帶雨的樣子,任他宰割,江林又怎么舍得放棄這樣的機會。

所以江林轉念一想,也是皺緊了眉頭,一臉嚴肅地說:“你這個病,說嚴重也嚴重,說不嚴重也不嚴重,現在治還來得及,再拖下去的話,可就比較危險了。”

被江林這么一嚇唬,孫晴也頓時就變了臉色,急忙開口說:“大叔,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我還不想死。”

她哭了起來,忽然從自己的包里拿出好幾張鈔票來,放在桌上哭著說:“這是我的生活費,只剩這么一點了,不夠的話我再想辦法。”

江林看她討錢,就急忙說:“你這是什么話,我把你當自己的親侄女,還說什么錢。”

兩個人推搡了幾下,孫晴手里的鈔票,就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孫晴看見錢掉了,也趕緊彎下腰來,想要把地上的錢給撿起來。

江林低下頭來,映入眼簾的,就是她那雪白的胸膛。

孫晴穿的長裙,領口有些寬大,這么俯下身之后,就露出了一大片雪白。

甚至江林都能看到,里面那兩個雪白的半球,被黑色的內衣裹著,擠出一道深深的溝壑來。

看到這么一幕,江林身體里面的血液,都開始不受控制地沸騰起來,真恨不得上去把她摟進懷里。

孫晴站了起來,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走光了,頓時就低下了頭,捏著手里的鈔票,局促到根本不知所措。

江林趕緊又對她說:“病我照樣給你治,但是這錢你先留著,等以后寬裕了再說。”

“嗯。”孫晴也使勁地點了點頭,聽江林又不要她的錢,也是有些感激。

江林扶著她坐了下來,孫晴便有些緊張地問:“大叔,我的病到底該怎么治嗎?”

江林一本正經地說:“你是因為經絡閉塞,氣血淤結,所以才會時常感覺到疼痛,所以必須先替你疏通氣血再說,小情,你老實回答大叔,你那里有受到過外力的刺激嗎?”

“什么叫外力的刺激啊?”孫晴歪著頭,表情顯得有些迷糊。

江林也是干咳一聲,這才說:“就是有沒有人揉過或者捏過你的胸口……”

聽見江林這么一問,孫晴的臉上,也是一片通紅,瞬間就有些局促的樣子。

 文學

她連連搖頭,然后才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我……我沒有……我連男朋友都沒……”

雖然江林早就看出,孫晴是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但是現在聽她說親口說自己沒有男朋友,也讓江林咽了咽口水。

瞧孫晴那副嬌滴滴的樣子,沒有男人的疼愛,實在是可惜,讓江林恨不得現在就撲過去抱住她。

不過現在是在替孫晴看病,所以江林也只能先收回心思,就對孫晴說:“好,你先把嘴張開,把舌頭伸出來給我看看。”

孫晴愣了愣,似乎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小聲問:“為什么要看舌頭……”

江林就對她解釋說:“中醫講究的就是望聞問切,從舌苔的表面,我們就能看出病人體內是什么病癥,所以我要替你看一下。”

聽江林這么說,孫晴也不好再說什么,雖然覺得很別扭,但還是輕輕地張開了她的嘴唇。

江林湊了過去,就看到孫晴那嬌嫩的紅唇,十分柔軟,真讓江林恨不得過去吃上一口。

他輕輕地喘了口氣,又繼續說:“把舌頭伸出來,我要看看你的舌苔。”

江林小聲誘導著,一步步讓孫晴伸出了她小巧的舌頭。

孫晴的小舌紅潤細嫩,上面還沾著絲絲的唾沫,微微地從嘴唇間伸了出來,這種姿勢,讓人感覺無比誘惑。

江林也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腦中已經幻想著,要是把她的小舌含在嘴里,那該是多么舒服的感覺。

從孫晴的舌苔來看,她的身體是很健康的,但是江林還是皺緊了眉頭,沉聲說:“小晴啊,我看你身體里面淤積了不少的血氣,要是不能疏通的話,萬一靜脈閉塞,會很危險的。”

聽江林說得這么嚴重,孫晴頓時就紅了眼眶,哭著對江林說:“大叔,求求你了,我不想得病,你一定要想辦法救救我。”

看孫晴都快哭出來了,江林也意識到,自己好像把事情說得太過嚴重,才會讓她哭成這樣。

江林就趕緊說:“你先別著急,正好我有一套祖傳的推拿手法,幫你做一次全身的疏通,基本就沒事了。”

聽說還有得治,孫晴這才擦了擦眼淚,一臉著急地說:“大叔,求求你快給我治吧,多少錢都行。”

“都什么時候了,還談什么錢。”江林說著,還硬生生把她手里的錢給塞回了口袋里面。

江林在她旁邊坐了下來,又對她說:“小晴,因為這是獨家的全身推拿,所以我們要從舌頭開始,你以前有接過吻嗎?”

“沒……沒有……”孫晴羞紅臉,又低下了頭。

聽她這么一說,江林就更加激動了,心想她忽然還是初吻,自己還真是撿了一個便宜。

江林搓了搓手,又一臉尷尬地對她說:“這要按摩,我只能用舌頭給你的舌頭按摩,雖然我是想要給你治病,但是小晴,你該不會介意吧?”

孫晴這才明白過來,原來江林居然是要跟她接吻。

一想起那個場面,孫晴就有些口干舌燥,整個人都有些緊張。

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病,孫晴又沒有其他的選擇,只好點了點頭,強撐著說:“嗯。”

看她答應了,江林也是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直接湊了過去,便喘著氣說:“小晴,那你把嘴張開。”

>>>>本文《花海》全文在線閱讀<<<<

手機故事網_每天讀點故事在線閱讀?2018

山寨手机捕鱼大师
竞彩足球百家欧赔 有智能追号功能的彩票平台 pk10人工计划名次走势 生产现场管理 东北麻将单机版 重庆时时直播网址 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 真钱对牛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 吉林快三最新版本 稳定一肖中特 老时时彩开奖走势图360 在线体育直播 四一拖着四二走猜一数 五分赛计划下载 湖北快三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