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間激烈視頻大全|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車

2019-05-22 16:02:36作者:lz


 文學

  我正要和柳曼去賓館的時候,背后忽然傳來了蘇柔的聲音。

“李超!這么半天怎么還沒有回家!”蘇柔冷著臉走了過來。

這下,我似乎有一種被媳婦捉奸在床的尷尬,明明強迫自己要裝出鎮定的樣子,可還是控制不住的紅了臉

柳曼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正好公交車來了,柳曼趕緊就上了公交車,動作快的就像是落荒而似的。

蘇柔來到我面前,警覺的觀察了下,厲聲說道:“我媽不會是又要教你那種事吧?”

“沒有啊!”我趕緊否定,臉上是無辜的表情說道:“蘇柔,她可是你媽啊!你能不能不要把她想的那么齷齪?”

說完這話,我趕緊就跑了,因為我知道,我從來都不敢這么硬氣的跟蘇柔說話,今天我說出這樣的話,那就是捅了馬蜂窩了,蘇柔會撕了我的。

果然,蘇柔在背后大喊道:“李超,你給我站住!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不過,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每天跟蘇柔生活在一起,她總有辦法治我,之后的幾天,每天蘇柔都折磨我,罰我做飯做家務,還要跪搓衣板。

又過了三天,這天蘇柔回來的很晚。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蘇柔回來的時候,身上酒氣很重,臉頰上透著紅暈。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她不是自己回來的,是跟一個四十多歲的禿頂男人一起回來的,而且兩個人還很親密的互相攙扶著。

說是互相攙扶,在我看來就是這個禿頂在站蘇柔的便宜,他的一只手托在蘇柔的胸前,若有似無的捏著蘇柔的胸,另一只手放在蘇柔的身后,時不時的在蘇柔的屁股上滑動。

看到這一幕,我內心憋著一股火氣,但也不敢發作。

蘇柔趕緊笑著對禿頂男人解釋道:“張哥,他是我家雇來的男保姆,專門干些又臟又累的體力活,你就當他不存在就好了。”

聽到蘇柔這話,我只感覺心中堵的厲害,我明明是她的老公,她卻對別人說我是她家的男保姆,還讓別的男人當我不存在?這特么的太欺負人了!

一時火氣上頭,我就想把事情說清楚,可是卻看到蘇柔一個勁的對我擠眉弄眼,似乎在用眼神示意我,這個張哥的身份很重要,讓我不要壞她的好事。

我頓時就不敢多說什么了,我也理解蘇柔的處境,一個女人經營著一個大公司,各方人脈都要維護好。

然后蘇柔便是風情萬種的對著張哥一笑,牽著張哥的手說道:“張哥,這個保姆在這里礙眼,咱們去我房間里談。”

“好,小妖精,一去了房間里,你可就下不了床了,哈哈。”

張哥笑的都瞇起了眼睛,用手摟住了蘇柔的蠻腰,一只粗糙的大手在蘇柔的翹臀上來回揉動,還時不時的捏一把。

張哥猥瑣的動作,我從背后看的一清二楚,內心也是恥辱感爆棚,火氣在胸口憋的難受。

蘇柔忽然回頭瞪了我一眼,用眼神警告我不要多管閑事。

只是一個眼神,我忽然就頓住了,腳步越發沉重,也不敢再往前一步了,握著的拳頭也慢慢的松開了。

然后,蘇柔便和張哥一起進了她的房間,接著便傳出來他們的歡聲笑語,蘇柔在我面前一向都是高冷的,甚至連她的笑容都沒有看到過,此刻卻笑得非常放縱,野性十足。

她的笑聲越是放縱,我越是感到恥辱,即便是她警告了我不要多管閑事,但我還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憤怒。

過了幾分鐘,房間里傳出來蘇柔“嗯嗯啊啊”的浪叫聲,聲音十分放蕩,就跟日本電影里的女優,故意大聲浪叫似的。

我聽著心煩意亂,沒忍住就朝她的房間門口走去。

輕輕的推開一個門縫,我看到了她房間里的情景。

只見房間的地板上是兩個人的衣服,橫七豎八的丟了一地,可見剛才兩個人脫衣服的時候有多么激烈。

蘇柔全身一絲不掛,貼身衣物都丟在地板上,此時張哥正平躺在床上,蘇柔正坐在張哥的身上,兩瓣豐滿的屁股頂在張哥的大腿上,身體就像是水蛇一般蠕動著……


  張哥臉上是邪惡的笑容,雙手把蘇柔胸前的飽滿都搓揉的變了形,猥瑣的笑著說道:“小柔,你真是個小妖精,你放心吧,你把身體都交給我了,以后咱們就是自己人了。”

而蘇柔,身體一邊來回的動,一邊嬌喘著說道:“張哥,既然都是自己人了,那這次我公司招標的事情,你看能不能……”

張哥笑瞇瞇的說道:“好說好說,這次中標的一定是你啊!來讓我吃一口奶,哈哈。”

“張哥,你好壞啊!”蘇柔羞澀的撒嬌道。

看到這一幕,我整個人都快瘋掉了,恥辱感再次涌上心頭。

平常在我面前不可一世的蘇柔,如今居然騎在別的男人的身上,騷氣的蠕動著身體,這種恥辱感讓我十分郁悶,渾身都控制不住的顫抖。

雖然婚前就約法三章,互不干涉對方私生活,可她在我面前跟別的男人玩這個,我的頭頂綠油油的一片,我實在是沒有忍住,忽然就推開了房間的門。

蘇柔和張哥正情到深處,沒有想到我會忽然闖入,所以兩個人都被我嚇了一跳。

張哥一臉掃興的表情,坐起來后,一臉鐵青的表情喊道:“你特么的進來干什么?還不快給老子滾出去!”

蘇柔也是立刻就變了臉,生氣的瞪著我,隨手抓起一件衣服就擋在自己胸前,從床上跳下來走到我面前,生氣道:“李超,你特么的有病是吧?沒看見我和張哥正在談正事?你特么的進來干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這種屈辱感,直接咆哮道:“我他媽的……”

啪!

我剛罵出口,蘇柔便是一巴掌甩到了我的臉上。

我頓時就懵了,而且這一巴掌似乎也把我打醒,一時間所有的屈辱感都不復存在,腦袋里想起我要是被蘇柔掃地出門,我父母都會被村里人恥笑。

張哥十分生氣,指著我就大罵:“你這個保姆也太不懂規矩了!真以為這里是你家了?還不趕緊給老子滾出去?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抽你?”

瑪德!

蘇柔欺負我就欺負我吧,這個禿頂也欺負我,這讓我的內心再次燃起了怒火,我紅著眼睛說道:“我不是保姆,我是……”

我剛想說“我是蘇柔的老公”,可話還沒有說完,蘇柔再次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臉上。

啪!

“李超,我看你是越來越沒有規矩了!農村人的習性一點都沒有改,要是不想干了就立馬滾蛋!”蘇柔憤怒的說道。

“我……”

我剛想說點什么,忽然蘇柔又是一巴掌甩了過來。

啪!

連著三個巴掌,我感覺耳根子都在嗡嗡作響,想說的話也吞進了肚子里,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了。

但我卻不準備在這個時候退出去,因為我知道我一旦退出去了,張哥還會繼續和蘇柔親熱。

蘇柔打了我三個巴掌,似乎是理所應當的似的,仍然沒有給我好臉色,反而是滿臉笑意的回到了張哥身邊。

“張哥,實在是不好意思,讓我家的保姆壞了您的興致,要不然這樣吧,改天有時間我一定去找您,下次咱們去賓館里,省的被不懂規矩的下人搞破壞!”

“哼!”張哥冷哼一聲,沒好氣的說道:“像這樣沒規矩的保姆,我看你還是趁早開除他算了!一看就是農村出來沒有見過世面的東西!”

“對對,張哥說的對,我會考慮把他開除的。”蘇柔陪著笑臉,低聲下氣的說道。

張哥的臉色十分陰沉,狠狠的瞪了我幾眼,然后一臉掃興的說道:“算了!今天老子也沒有心情再玩了,不過,蘇柔,今天都是你的保姆壞了我的雅興,是你的責任,招標的事情我會再從長計議的。”

說完這話,張哥就準備要穿衣服。

而蘇柔,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大變,就像是聽到了一件極其恐怖的事情似的,趕緊說道:“張哥,你不要走,招標的事情你已經答應我了啊,你不是最喜歡我的嘴嗎?我用嘴給你弄。”

蘇柔緊張的說完這話,趕緊就把頭埋到了張哥的兩腿之間,腦袋一起一伏的,嘴里也發出吮吸的聲響……

>>>>本文《絕0品女婿》全文在線閱讀<<<<


被蛇咬了以后

蛇,是我最討厭的爬行動物之一,看到它,就會莫名的起一身雞皮疙瘩,心里無比發麻。 曾經一段時間,聽到大家說得最多的話是:蛇咬對頭人。我當時的理解,不知道這句話是褒義還是貶義,怎么才能跟蛇扯上對頭的關系,似乎聽出了被蛇咬是件好事的苗頭。 那時,正值夏天,氣候:高溫。閩家橋下的流水已然有些斷斷續續,橋上的黃角樹還是泛著淡淡的綠光,給來來往往的人們灑下陰涼。 等到太陽光由強勢轉為弱強勢的時候,下午五...

這4位90歲的老人,即便拄著拐杖、患有癌癥,也每日來游泳館打卡,只因為…

都30歲了,現在才開始學,晚不晚? 快50歲了,現在開始運動,來得及嗎? 其實,今天要說的故事, 就是給每一個有這樣疑問的人, 一個最好的答復。 John Sheridan, 今年已經92歲了, 不久之前, 他從家中無意間翻出一張老照片, 看著當年軍姿颯爽的自己, 猶記得身為一名海軍, 他當時最大的夢想, 就是成為一名職業游泳運動員。 然而,那個時候, 上天并沒有給他多少機會, 在軍隊中由于...

楊連山有一個愛好,那就是搞紅色收藏。

3月6日上午,艷陽高照,但有風。 騎著一輛半舊的電動車,南陽市民楊連山邊走邊打聽,他有些不好意思:“年前我來過一次了,可是記不住是哪一家了!” 楊連山前一天已經和南陽市陳鐵崗社區居民王翠萍約好,要到她家核實關于親屬外出當兵未歸的一些細節。雖然提前電話聯系過了,但一踏進南陽市臥龍區武侯街道辦事處陳鐵崗社區,楊連山還是迷茫了。在敲錯了兩次門之后,終于找到了王翠萍的家。 王翠萍說,她娘家是鎮平縣侯...

我被同桌使勁插的故事/ 學長我好痛輕點不要

唔&hellip;&hellip;疼&hellip;&hellip;” 夜晚我睡得正香時候,忽然就聽到隔壁房里頭傳來一道旖旎的聲音,那種哼叫聲促使著我慢慢貼上墻壁,那頭的聲音聽得就更加仔細了,一道道奇怪的聲音夾雜那床板的咯吱聲

我真的配不上哪個985的小哥哥嘛?

小棟哥,我走了。這是我和他分手后第二次來a城找他,沒有遺憾了。謝謝你開門讓我進來,讓我在苦苦等待中感受到了溫暖。大恩不言謝,以后如果有喜歡的女孩子不知道怎么追她,可以問我呦,畢竟我也是女孩子,知道女孩子的心思。再次謝謝!(當時作為對象的你打電話不接,發短信不回,你的大學同學給我開的家門。) 發完這條短信,拉起行李箱大步向前,是時候開始嶄新生活了。 還記得當初的“晚點遇到你,余生都是你”...

恰逢詩意少年,你檀香驚醒我筆尖

文/洛夕璇 那年,我十六歲,你十五。 即周歲的話,我十五,你十四歲。 那是個恰逢詩意的年紀,你坐在我隔壁的上鋪鋪被子。你長的甚是好看,有著“小林心如”的別稱,膚白貌美,有著兩個小梨渦,你愛笑,我見你甚是歡喜,這一笑,一喜,便撞進了我的心膛,從此,再未離去。 已隔七年時光,我依舊記得初見你時的模樣。你扎著快要及腰的馬尾辮,我和金魚,橙子笑你土。直到前些日子,我讀完林海音的《城南舊事》,便忍不住...

手機故事網_每天讀點故事在線閱讀?2018

山寨手机捕鱼大师
pk走势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胆拖表 广东时时11选五秘籍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结果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东方6十1开奖结果2019044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鲁能亚冠直播无插件 基诺奖金设置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江西昨天快3开奖结果查询 白小姐论坛2019挂牌 电子基盘听牌必胡单机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黑龙江时时怎么号码 湖南快乐十分开奘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