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我就進去放一下不動|揉弄小核按壓

2019-05-22 16:03:22作者:lz


 文學

  “哎!”劉大奎看我點頭之后,嘆了口氣,“這事難辦啊!”。

“難辦?”一旁的王全蛋一臉疑惑的看著劉大奎,說,“大奎哥,馬雪一直粘在二狗哥身邊,肯定是喜歡二狗哥的,這有什么難辦的?”

劉大奎看了王全蛋一眼說。“貓蛋,你還小,有些事你不懂。”

一旁的趙鐵柱聽后,不干了,插嘴說。

“大奎哥,什么叫我們還小不懂,再說即使我們不懂,你說說,我們不就全懂了。”

劉大奎一聽,深深的吸了口煙,問他們。

“你們知道為什么馬雪的大姐馬春這么大了才嫁到臨村去嗎?”

我在一旁聽到大奎哥的話之后,立刻明白了他想說什么。

由于馬雪一直粘著我,她姐姐馬春的許多事我是知道的,更何況我還和馬春很熟。

在馬春十八歲的時候,周圍幾個村看到馬春如此水靈,托人過來說媒的人自然無數,但馬春爸爸馬富貴可不想這么早將馬春嫁出去,而是想把她培養成像沈燕一樣的大學生。

可馬春真不是什么讀書的料,復讀了一年還是沒有考上大學,后來不讀書回家也快二十了,不過馬春即使是一個二十歲的大姑娘了,但過來提親的人還是排著隊。

馬富貴在提親的眾人中千挑萬選,兩年后才把馬春嫁給了臨村首富的兒子,馬春的老公叫吳杰,他不僅有錢,聽說還是個大學生,在臨村當著村官。

娶馬雪姐姐馬春的吳杰即有錢,又是村官,可現在我什么也不是,憑什么娶馬雪呢?

“我也知道難辦!”我開口,“這不,想讓大奎哥給我出出主意。”

我把話說完,又給大奎哥遞過去一根煙,大奎哥把手上已經快到屁股的煙猛吸了兩口,又續上我遞過來的那根,夾著煙,思考了起來。

“這有什么難的!”

一旁的趙鐵柱眉毛一挑,一臉淫笑的小聲說。

“二狗哥那家伙什大得,只要把雪姐直接給睡了,那雪姐可不就直接成二狗哥的媳婦了,有什么難辦的。”

“鐵柱!”帶著眼鏡的王全蛋推了推眼鏡。

“你這是在慫恿二狗哥犯罪啊!”

趙鐵柱撇了一眼王全蛋,笑著說。

“我又沒說用強的,我說的是你什么來著……”

“你情我愿!”王全蛋連忙接話。

趙鐵柱拍了拍大腿。

“對,沒錯,你情我愿。”

“不能這樣做!”劉大奎一聽,連忙擺了擺手,說。“即使是你情我愿,但真把馬富貴惹怒了,把二狗一綁,送到鄉里,說他強奸,他不得被關進號子里啊。”

我一聽,感覺大奎哥說得很對,雖然山里名節大過天,但馬富貴可是村長,在鄉里也是能說上話的。

“那可怎么辦?”

“對啊!”

一旁的趙鐵柱和王全蛋看著劉大奎,兩人畢竟比我還小,也沒考慮過這樣的事,真想不出什么好的辦法來。

而就在這時村里響起了尖細的叫喊聲。

“貓蛋、貓蛋、回來吃午飯了!”

我一聽這是貓蛋媽媽玉芬嬸在叫他回家吃飯了,玉芬嬸對于貓蛋經常和我一起玩耍倒沒什么意見,有時我路過他們家,玉芬嬸還會問我吃了沒有,沒有的話,進去吃點。

一旁的王全蛋一聽,連忙把手上的煙一把彈進橋下的河里。

“二狗哥,大奎哥,我回家了!”

“嗯!”我點了點頭。

王全蛋一走,趙鐵柱向自己家的方向看了兩眼,兩大口把手上抽了一半的煙給消滅了,搓著手,準備對我說點什么。

看他這樣,我笑了笑,連忙說。

“你也快回去吧!”

“嘻嘻!”趙鐵柱笑著往家跑,一邊跑一邊對我說,“二狗哥,下次買煙,一定要叫我!”

“好!”我點了點頭。

鐵柱媽秋霞嬸可是這十里八鄉出名的彪悍人,鐵柱可不敢惹他媽生氣,如果他媽知道他又出來和我瞎混,一頓打肯定是免不了的。

鐵柱和貓蛋一走,橋上就只剩下我和大奎哥了,大奎哥看著我,再次確認的問。

“二狗,你真的想娶小雪?”

“嗯!”我再次點了點頭。

“哎!”大奎哥一聽,先是嘆了口氣,說。

“我本來是想勸你放棄的,既然你這么堅持,我這里有一個辦法,但不保證能成功。”

我一聽,連忙問。

“什么辦法?”

大奎哥掃了眼四周,發現四周無人,揍到我身邊,小聲的說。

“鐵柱剛才說的,如果你情我愿是可以做的,但不要申張!”

“哦!”我一聽,張了張嘴,說,“大奎哥,你剛才不是堅決不贊成的嗎?”

“你聽我說!”大奎哥打斷我,繼續小聲的說,

“能做是能做,但要在你做出點成績之后,現在你這樣瞎混做了也不行!”

我一聽,連忙點了點頭。

看我點頭,大奎哥停頓了一下,接著說。

“我們村都知道你手上有點錢,但這點錢馬雪爸馬富貴肯定是看不上的,你現在這個年紀外出務工又太小了,先在地里干兩年農活長點力氣,等十八歲之后,和我們一起外出打工,見見市面,用那筆錢看能不能做點生意,說不定能夠發達,如果發達了的話娶馬雪就有可能了。”

“可,這……”

聽完大奎哥給我出的主意,我皺了皺眉頭。

“這是不是時間太長了,萬一小雪她……”

大奎哥知道我的顧慮,挑了挑眉毛,說。

“你想想馬雪的大姐馬春!”

“哦!”我立刻明白了,馬雪的大姐馬春二十二才出嫁,現在馬雪比我還小了一歲,這樣來看,馬雪要出嫁也得等上好幾年,這正好能讓我干出一些成績來。

就在我覺得大奎哥的主意可行之后,他又接著說。“這兩年你在村里務農的時候,多和馬雪接觸,等你快十八的時候,就可以……”

大奎哥并沒有把后面的話說出來,而是伸出兩只手的大拇指,把兩個大拇指對在了一起!

我自然是理解大奎哥的意思,他這是慫恿我在出去打工前把馬雪給睡了,可聽完大奎哥的主意,我在心里下了決定,一定要混出個名堂來,讓馬雪爸馬富貴同意了,才睡了她!


  大奎哥把他想到的主意給我說完,就讓我下午或者晚上去向馬雪爸馬富貴要地。

半年前,養父被撞死那會,我還在讀書,他種的幾畝地就被馬雪爸也是村長馬富貴給收走了,當然他還是向征性的給了我一點錢。

后來沒兩個月,我不讀書了,又不會種地,再加上手上有養父被撞死的補償費,不缺錢,于是就在村里瞎混,并沒有找馬富貴把地要回來。

“我現在去要地,村長馬富貴能給嗎?”

想到要地,我向大奎哥問,要知道現在過了半年,別人可是在我家地里種了莊稼的。

大奎哥笑了笑,回答道。

“秋收也沒幾個月了,你提前給村長打聲招呼,秋收過后應該就能給你,再說他是馬雪爸,你說要地,不想瞎混了,也能在他心里改變一下對你的印象。”

“哦……!”

我一聽,連連點頭,果然是娶了媳婦的人,想得就是比我多,于是又給大奎哥遞過去一根煙。

就在大奎哥接過我遞過去的煙之后,他媳婦叫他回家吃飯的聲音響了起來!

大奎哥問我要不要去他家隨便吃點,我連忙搖了搖頭,說自己早上已經做了一些,回去一熱就能吃,不麻煩了。

大奎哥也沒有強拉我去他家,轉身向家走,而大奎哥走了兩步之后,突然轉身回來,問我下午要不要他陪著我去村支部要地。

我一聽,自然是一口回絕,笑著讓他在家里好好陪陪剛娶回來的老婆,下午我自己一個人就能搞定。

要回自己的地這么簡單的事,對于我這個在村里瞎混了快半年的人來說還是十分簡單的,再說大奎哥陪著我去村長那要地的話,有點不太好,感覺像威脅一般。

我回絕之后,大奎哥對我點了點頭,跑著回家了。

三個兒時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全部離開之后,村尾的石橋上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而這時我的肚子也“咕嚕嚕、咕嚕嚕、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我抬頭透過下垂的楊柳看了看毒辣的日頭,連忙向家趕。

一路經過其他家的門口,聞到里面誘人的飯香,我的肚子叫喚得更厲害了,可回到自家里,卻只有冷冷的鍋灶,這讓我本來很高興的心情一下不太好了。

“唉,有媳婦就是好啊!”

我不由得感嘆了一句,擼起袖子給自己做起午飯來。

由于早上我給月婷嫂做早餐時多做了一些,現在只需要把剩下的冷菜冷飯熱一下就能吃了,十分簡單。

半個小時后,我吃過午飯,拍著肚子舒服的躺在坑上準備睡個午覺,等日頭沒有那么毒了再去村支部向村長要地。

村長馬富貴特別喜歡在日頭很毒的時候去村支部吹吊扇,當然這也是他做為村長的一項權力,誰也不能說些什么。

可等我一覺醒來之后,外面的天已經開始麻麻黑了,我不由得拍了拍頭,暗罵了自己一句,原來瞎混慣了,現在要上進,可不能再一睡一下午了。

現在外面的天已經麻麻黑了,村長肯定是不在村支部了,只能吃過飯后去村長家把事情和他說一說了。

還好這事在村支部和去村長家說沒什么太大的區別,于是我又擼起袖子開始做起晚飯來。

吃過晚飯之后,我在家坐了一會,等到村里人差不多全都吃過晚飯后,拿著中午抽剩下的半包煙,從家里出來,向村頭的村長家趕去。

一路上,我遇到幾個相熟的老家伙,給他們問了聲好,繼續向村長家走。

現在這個點,忙了一天的村民在吃過晚飯之后都悠閑了下來。

有的把大門一關,在家專心的疼起自己的媳婦來。

有的在自家門口吆喝幾個人,閑聊起不知道從哪聽到的八卦。

有的則在村里瞎轉悠,不知道在思考著什么。

由于整個村的青壯年大多數都外出務工了,留在村里的不是年過四十以上的中老人,就是婦女和小孩。

我走到村口的小賣部時,看到不遠處一群婦女帶著自家的小孩在村口的大榕樹下納涼嘮嗑,冬梅嬸、玉芬嬸、秋霞嬸……連雪兒也在,正和一群小家伙玩著老鷹抓小雞的游戲。

雪兒在遠處看到我之后,連忙跑了過來,把我拉到一邊,睜著大大的眼睛,問。“二狗哥,明天我就要回學校了,你是來找我玩的嗎?”

看著雪兒大大的眼睛一閃一閃的,我連忙點了點頭,說。“是啊,你給我買了衣服,我是專程來謝你的。”

我知道雪兒誤會了,但現在肯定是不能承認過來是找他爸談要地的事,既然雪兒誤會了,那就讓誤會繼續下去好了,確實雪兒給我買了衣服,我也應該給她買點什么做為回禮才好。

雪兒聽我這么一說,小臉一紅,低著頭說。

“沒事,沒事,二狗哥,那衣服你喜歡就好。”

“肯定喜歡啊!”

我說著從懷里掏出五塊錢來,遞給雪兒。

雪兒一看,連忙擺手說。

“不要錢,衣服是我送給你的。”

我笑了笑說。

“誰說要給你買衣服的錢了,我本來是想給你買點文具謝謝你的,你也知道村里沒有這些賣,我就只能把買文具的錢給你了。”

我這樣一說,雪兒還是不接我手上的錢,反而說。

“那你下次趕集的時候買回來送我,錢我不要。”

“好、好、好!”雪兒都這么說了,我只好把錢放回了口袋里。

“雪兒!”一旁雪兒的媽媽冬梅嬸發現女兒不見之后,馬上叫了一聲。

“在這呢!”

雪兒大聲的回了一句,對我說,“我媽找我,我過去了。”

“嗯!”我點了點頭,就在雪兒轉身離開時,突然伸手拉住了好白白、嫩嫩的小手。

手被我拉住,雪兒轉過頭來,低著頭,紅著臉問。

“干嘛啊?”

我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她柔若無骨的手,放開手,說。

“沒事,就想再看看你。”

“壞蛋!”雪兒白了我一眼,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雪兒一離開,我轉身就向小賣部走去,剛才沒有問雪兒他爸在不在家,現在她跑開了,只能進店問一問丁香嫂子了。

>>>>本文《鄉0情如夢》全文在線閱讀<<<<


做文人難,做宋朝公務員更難——蘇軾

蘇軾從小就在我們課本里稱王稱霸,伴隨著我們一起成長,公元1037年,小蘇軾從小生長在小康之家,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弟弟,爸爸是當時非常出名的散文家,文學水平很高,家教很嚴格。媽媽程式對他們哥倆的教育也非常上心,重來不敢怠慢。所以他們的起跑線甩過同齡小朋友好幾條街。 在父母的教育下,小哥倆從小一起學習一起成長,尤其是寫作方面不緊遺傳了他們爸爸的寫作基因,而且通過自己的努力,寫出的文章也一點點一點點...

與同桌停電在教室里弄_辦公室小妖精真緊高H文

六章等文若嫻走后,張大奎才長舒一口氣,扮演傻子也挺不容易的,幸好沒露餡。  瞥了一眼桌上包著千鞭丸的紙包,張大奎嘴角露出冷笑,靠著壯陽藥約炮,李德柱那玩意早晚廢掉!  出了辦公室,張大奎準備回到門口站崗。其實站崗不是

九年漫長歲月,謝謝你陪我走過

文|釋言午 "Travel on into the dawn Where memories grow Sway along with all the names That this life may hold " ——《Sleep Alone》(《陪安東尼渡過漫長歲月》主題曲) 在你生命中,有沒有那么一個人,陪你很久很久,久到你已經忘了你們什么...

【新書】盲夜情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盲夜情 簡介:那一天,張峰聽到了表哥表嫂房間里傳來&hellip;&hellip; 半夜,張峰睡在沙發上,隔壁房間突然傳來的奇怪的聲音。 咿咿呀呀的,就像一只貓爪撓的他心里癢癢的,怎么也睡不著,不由的起身貓著腰走到那房門前,從門縫里

我的后媽(小城)小說在線閱讀

大學之后,我想去北京旅游,正好我父母也有時間,加上不放心我一個人,打算我和一起去。 我父親是做建筑的,媽媽在開一家高考輔導班,這個時候應該是最忙的時候,為了我決定請假。 媽媽并不是我親媽,只不過從記事時

我的暗戀轉成歌

思往事,惜流光,易成傷。 人已去,嘆夕陽,多彷徨。 一筆一筆地劃去日歷上的日子,感覺時光就在眨眼間穿梭于十指,然后消逝于指尖末梢,嵌進古老的年輪。來到三峽學院,我學會了很多,學會了瞇起眼睛與太陽對峙,學會了對路邊的花朵訴說快被風化的往事,學會了朝腳下的野草投去溫柔的微笑,也學會了《暗戀》這首歌。 暗戀,是兩個很美麗的字眼。 美麗到我不知道該怎么哼唱。 我依舊記得...

手機故事網_每天讀點故事在線閱讀?2018

山寨手机捕鱼大师
时时彩现在20分钟一期了吗 新时时走势 一肖中特圖 内蒙古时时走势带线图 黑红大战压分技巧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 福建时时11选五结果 观啪app 3d开机号和试机号统计列表 江西时时开奖直播网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 幸运快三人工免费计划 白小姐中特网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带线 网络通比牛牛怎么赢钱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